转载:关于塑造反派的想法

岁月月月子:

转载一发,其实和世界观没有啥关系,不过作为一个多年反派控,我也想说一说塑造反派这方面的问题。首先我不能理解现在的孩子们为何觉得欣赏反派就等于要洗白他,继而等于要抹黑正派。欣赏反派和变身脑残完全是两码事,而不加区别地狂喷才很失礼呢。我看霹雳时完全是在看反派(你看我头像也知道了),但是我对正派角色从来没黑过,从来没有。我就敢这么说。

好的作品,电影、书籍、游戏、戏剧,没有有格调有追求的反派,能撑起好故事的我一时之间想不出来。因为反派不仅是和主角对立,还负责表达和主角对立的世界观价值观,这样一来,世界背景就立体而生动。例如,如果古龙系列没那么多变态又厉害的反派,陆小凤还能成为名侦探么?他的价值要如何体现?这个宏大世界的人际关系、各个人的故事要如何展开?总不能老是公路片吧。

而现在很多人竟然觉得,如果作者写反派时写出了这个反派的精髓,就等于作者也和反派是同样一个观点。你TM在逗我?不然你要怎么写好一个反派?你告诉我啊?每一章之后告诉读者:他说的是错的!不要被洗脑!这样吗?当然不!读者可以有自己的选择,而如果对文本产生了完全符合逻辑的不同见解,这是对作者文笔的肯定。写作的各位,绝对,绝对不要因为有人脑残地批判你们描写的反派太称职而不敢写下去,那真是太可悲了。

最后,关于反派塑造问题。作者们常常会犯两种错误:一,太过平面化,导致完全没有对等感;二,太过洗白,导致没有正反对冲的刺激感。第一种是作者素质不够,人设无法深入,或者说智商情商不够,无法构建出比较不脑残的情节和任务。比如那种小白文,写的反派就别指望有什么有意思的陷阱、追求和动机了,因为作者本身都没有。而第二种则分为两类,一种是想强调反派也是人,然后用力过猛;另一种则是世界观有问题,因为喜欢反派就强行洗白。这种强行洗白反派的行为多出现在原创连载和许多同人作品中。原创连载可能是作者自己喜欢上了反派,强行扭转剧情,或者读者呼声太高,作者迎合市场。无论是那种可能,都会让很多读者吃了苍蝇一般难受,进而弃文 。

而同人中洗白反派的,就要看作者的功力了。我看过一篇笑傲江湖的同人,里面把岳不群洗得超白超热血,但我喜欢,因为人家的动机是一路连贯的,有挣扎,有黑化,有矛盾,有迷茫,最后被人领了一段之后终于在老婆的支持下白了。这样的洗白,看了觉得值。但是很遗憾的,更多的洗白文由于作者水平有限,停留在智商下限,变成脑残的阶段。同样是金庸同人文,我看到的大多数洗白杨康的文字都是幡然悔悟,完全不可信。当然那些文章里的所有角色都非常平面化,简单白痴,不值一提。

为了洗白反派甚至去黑正面角色,大多数出现在同人和作品解读中。作为反派控,我一面认为正面角色很好,一面又去挑剔反派如何做得还不够好,不够考验主角,不够能反衬出自己的格调和主角的格调,等等。但是如果三观从头就不正,真心认为反派做的就是对的——现在的孩子们越来越倾向如此——那么去赞赏反派的动机就完全不同。

而反派控如我,痛苦就在于,明明一个好好的反派,胸有大志,有想法有行动力有格调有追求,偏偏被一群脑残小女生强行说成一个满是心伤无可奈何的角色,完全抹杀TA的一切黑暗向追求,完全无视TA以正常人逻辑下做的许多犯罪行为,完全反驳TA对主角方造成的妨碍和破坏行为,甚至于不惜抹黑主角来支持反派。到了这个地步,我就无法认同这些所谓的脑残粉是“爱着”这个反派的了。因为他们描述的那个角色,只存在于他们自己的脑洞中,人家原著里的反派根本是另外一个人。

魔戒系列的反派,其实我觉得并不算非常有特色。我喜欢的都是有趣一点的,比如灰谷(《ZETMAN》),呗(《东京食尸鬼》),JOKER(蝙蝠侠),言峰麻婆(FSN系列)。这些都是愉快犯……没错I'm lovin' it _(:з」∠)_!而魔戒里的反派要更传统、简单一些,虽然米尔寇的动机似乎比较深,但索伦的动机相对好懂,就是control and order这样类型的power seeking。说手段,其实米尔寇比索伦还是更有趣,我很欣赏他在费诺和芬国昐之间散播谣言的方式,还有他把梅斯罗斯吊在那风干,把胡林吊在那看小电影。索伦的军事手法比较多,纯粹的心理战(没有任何戒指力量干涉)少见,努曼诺尔是个非常漂亮的例子,不过如果维拉那边处理好了,索伦是完全成功不了的。和米尔寇不同。米尔寇当年挑拨费诺和芬国昐时,我觉得维拉即使提前察觉了,能做到的也相当有限。后面胡林和图林的故事也是性格决定命运,而看穿这一切的米尔寇真是……迷人。


nasca:

写这篇文完全是个人兴趣,因为长久以来写惯了反派视角,因此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感受。(其实是有人不明白我写的文中的善恶观,特此解释。)PS:如果您是为了写爽文,那就不用看了,如果要为您的文增加真实感,请看下去。

————————————————————————————————————

总所周知,一般一篇文中出现反派,大多数是为了衬托正派而存在的。原因是,没有反派的邪恶,黑暗,猥琐,恶毒是感受不到正派存在的正义,光明,高尚,善良的。(此处用词不对等,不要介意)。因此,大多作者都会将一切美德赋予正义角色,也会在正义角色的塑造上大花功夫。相形之下,给反派的就要少得多。

(小声说:反正他们也是衬托,是背景,要花那么大功夫干什么,只要把他们写得邪恶就行了。什么杀人、防火、抢劫、挑起战争、争夺宝物、拥有力量……等等等等等等还不可以吗?还要我怎么写?把他当成正义的角色来写?NO!我办不到。)

于是乎,大部分反派角色就成了一张垫板,完全是平面的。只要邪恶就行了,还分什么类?累不累啊?

对!大多数写手的心声就是这样的,我只要塑造好喜欢的正义人物就可以了,管他什么反派人物,只要一笔带过他黑暗,邪恶,恐怖就行了。然而,读者却完全感受不到你要表达的黑暗,邪恶,恐怖。只觉得反派很二,很白痴,只会犯低级错误,只会“吧啦吧啦吧啦地”叫嚣,接着就会有一帮人怕得要死。然后,然后,然后如此白痴的反派居然正义一方费尽心机也没能赢他,真是有够挫的。怎么样,是不是和我有相同的感觉?(露西恩和贝伦的出现就是这种感觉,弄得后面泪雨为什么会如此惨败,完全的失衡感。)

第一个例子,HP中的伏地魔(请喜欢伏地魔的不要打我。Ps:本人也喜欢伏地魔)

罗琳笔下的伏地魔作为一个巫师世界绝对的大反派当年可是风靡一时。但是我要说的是,如果伏地魔作为儿童文学的反派,大概这样写足够了。但是如果作为成人世界的反派角色,这样一位拥有‘黑暗君主’称号的邪恶巫师,未免太肤浅。

这要回到‘邪恶’的定义是什么。

邪恶是什么?新华词典上是这么写的:不正当的,不正派的,不好的,不干净的,行为不端的。因此,一切不符合道德,习俗,习惯,甚至是信仰的东西,都可以被称为邪恶。那么这个词就会变得很相对。因为道德,习俗,习惯,信仰恰恰是会随着时间和地区改变的,也就意味着邪恶的定义也会改变。比如:印度人认为左手是不洁的,是邪恶的,因此不能用来撮取食物和触碰别人。再比如:早先亚述女性可以拥有两个丈夫。但是在帝国崛起后,萨尔贡一世确立此为邪行,凡是触犯者必处死刑。因为这样的女性触碰的是男性的利益的根本,这在男性上位的世界里,就是邪恶,是需要消灭的。因此,邪恶的定义还来自于‘权力阶层’。

这样一来,‘邪恶’的概念就变得模糊了。但是在长期的社会生活中,人类自然制定了一套公用的‘善恶’观念,比如:杀人是不对的,偷窃也是不对的。但是某些情况下,这些定义需要为许多权力(神权或者王权)让路。十字军东征时期,大多数参与远征的人就不认为自己的屠杀和挑起战端是邪恶。而放眼现在,您认为ISIS的成员认为自己是邪恶的吗?

答案是否定的,说他们邪恶的是我们,是我们用自己的世界观来标注他们的行为是邪恶的。(其实他们也认为我们是邪恶的,是要消灭的。)因此,让我们来看看伏地魔,为什么我说他的形象比较浅薄,单调,没有一点震撼感,是因为他的邪恶的定义是从正义一方出发的,是完全可以预计的,而罗琳的定义就是造成死亡。

让一个站在正义角度的人想象邪恶的根本,他就只能想出与他认知的那个对立面,而且还不能深入,因为他看见的只有表象——简单的折磨,杀戮(还是无痛苦的阿瓦达索命,挺人道的,我这么说实在是  ……)

但真正的邪恶却恰恰相反,它自有一套正义的说辞,信奉它的人自己认为自己所做的是‘正义’的事情。因此,它能达到的残酷,可怕,远比站在正义观点想象出来的邪恶要严重得多。这一点可以建议去看看‘苏菲的抉择’,里面纳粹让苏菲做出的选择,那才是真正的残酷——无望的选择是最残酷的。相比下,伏地魔真的很仁慈。(我这么说有点过分) 

 

第二个例子,某些网络小说里的反派。

这些反派总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还没露面,早已被传得惊世骇俗。结果,结果,结果就是他不能露面,一旦露面全部掉线。读者会说,呀!这就是某某某某大魔王啊!好笨啊!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也会犯错错错错错 。

这就要说到写手本身了,他为了表现出正义一方的高,大,上,但是又往往写不出很好的对策,那么好吧,让反派的智商掉线,不就行了吗? 

 是的,这样一来,写手您是舒服了,读者不干了。为毛我觉得他们都很白痴呢?我的一个同事曾经拿过一本畅销的网络小说问我,为什么只要走路A就能到达的目的地,主角却要绕行BCDEF才能到达。我的回答是,“人为增加难度,起到情节曲折需要。”他劈口说了一句,“白痴剧情。”

那为什么这些写手会觉得反派很难塑造呢?那是因为你站在了正义一方的角度看待问题,你的世界观全都是正义的,是单面的。你要去设想对立面,是很难的,因为你根本不理解他的行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目的在哪里。结果你根本把握不住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只能用一些简单的,概括化的词句去形容他。或者,根本设计不出邪恶的动向,只为抬高正义一方,弄的双方都掉线。

因此,要想成功塑造一个反派,你必须用他的眼光去看世界,也就是你必须改变原有的世界观,用他的那套理念去看待问题。邪恶自己是看不到邪恶的,他会非常坚持自己的观点,并认为其无比正确。参见希特勒的《我的奋斗》,你能看出半点他自认邪恶的地方吗?恰恰相反,他觉得自己是德意志的大功臣,并且到死都没悔改。

所以,我本人在写一些反派角色时(主要是托尔金史诗中的反派),会自动转换视角,站在他的立场上看问题,常常会跳出原本的世界观和善恶观,以营造最真实的感受。只有这样,当他与代表正义的一方发生冲突时,才会带来真正的迷乱感,而究竟哪方正确,需要读者自己判断。(因此不要觉得我用Sauron视角写作时很黑,就是那样的。如果Sauron说话时说出精灵那边观点的话,那才叫可笑。而且会让整个努美诺尔人的智商都掉渣。同样的,我写Melkor,你同样不会感觉到他的邪恶,你会觉得他说的很对。要不然那些被他欺骗过的精灵,迈雅,甚至是曼维,岂不是蠢透了。)

最后说一句,记住,让反派变得白痴不会对你的正义角色有任何好处,只会让他们也变得蠢,笨,挫。如果要想让你的正义一方充满智慧和魅力,先写好反派吧,让他们在冲突中感染人。而不是你自身参和进去高叫着,“某某是邪恶的。”“某某的邪恶凶残你想象不到。”“必须打倒某某某。”

全都苍白无力。

 

热度 266
时间 2015.05.21
转载自 岁月月月子
来源于 Nasca
评论
热度(266)